成立年头不长、锐气满满的《中国基金报》,中午在其微信公号发文《A股“彻底被点燃”!2月暴涨7万亿,创业板飚24%史上最牛,更有成交直奔1万亿,这就是牛市的味道?》文中,“惨烈逼空”“暴增”“大涨”等词比比皆是,还列举了多个“牛市景象”——上证指数站上年线;半天成交约6300亿元,有望将全天的成交额推向万亿大关,重回2015年牛市景象;券商股再以涨停潮宣告强势;分级基金上折出现;两融余额持续攀升;外资1120亿元净流入……文中最后还以轻松的笔调写到,“网上更是传出因为开户插队打起来:知春路招商证券开户,现场插队打起来了……”

这其中主要涉及到两个工作,一是政府和市场边界的明确界定,区分哪些债务有明显的公益和准公益特征,且没有足够现金流偿还债务利息的债务;哪些债务不属于此列。二是政府债务置换前一种类型的债务并为今后的公益和准公益类项目投资的融资负责,不能再让商业金融机构为公益和准公益类且缺乏现金流支持的建设项目融资;后一种类型的债务交给市场,破产机制不能缺位。